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中国 > 丝路

从“中巴经济走廊”摸索“一带一路”建设经验

2015-04-27 10:48     中国科学报

“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标志着“一带一路”战略实践的开始。从地理位置上看,巴基斯坦位于南亚次大陆西北部,与中国新疆、西藏接壤;向北与伊朗、阿富汗相邻,靠近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陆上丝绸之路核心国家;向东南接壤印度,与泰国、越南等海上丝绸之路国家相近。“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目标,是15年内在我国新疆喀什和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之间建设跨境公路、铁路以及能源和商务通路,成为连接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南北大通道。其核心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同时,中巴之间长期以来建立政治互信,给跨度大、周期长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安全保障。因此,“中巴经济走廊”是推动“一带一路”战略从构想到实践的最佳试验场。

目前关于“中巴经济走廊”的议论,往往只是关注能源和安全通道以及两国经济效果,而没有注意到其作为“一带一路”战略的先行实践所承载的创新发展模式的使命和挑战。在以合作包容为主线的全球经济发展趋势下,如何充分利用自身在发展过程中的成功经验,创新发展模式;如何与美国和日本等国在该区域的战略对接和兼容,为“一带一路”战略创造和平发展的环境;如何与区域内其他多个经济走廊实现整合等,都需要在“中巴经济走廊”的实践中找到答案。

根据发展经济学的观点,基础设施的建设不仅能直接促进需求和就业,还可通过其外部经济性降低经营成本,聚集生产要素和产品,形成和扩大市场。按照通俗的表达即是:要致富,先修路。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在上世纪60年代完成“马歇尔计划”后,选择了以国际援助与脱贫扶困为目的的开发模式,发展理念是以发达国家的市场环境和社会制度为标准,侧重于被援助国的社会经济制度、人力资本、医疗卫生等方面的支援和建设。然而,由于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亚、中东各国普遍存在市场不完善、政局不稳、宗教习俗各异等情况,经济增长的效果并不明显。直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全球经济的价值链分工不断深化,亚洲生产网络日趋紧密,亚洲开发银行才开始选择地缘政治摩擦和冲突相对较小的地区推动交通物流网的建设。

“一带一路”战略推进的重点是建设基础设施,完善和强化物流网络,促进贸易和投资的便利化,并通过与周边国家积极开展经济合作,实现区域经济长期可持续增长。这不仅顺应了全球价值链分工发展的趋势,也是由发展中国家主导的南南合作新模式追求从扶贫解困到追求共同发展的理念更新。但必须反复强调的是,发展中国家大多存在市场不完善、产业基础薄弱、制度不健全等问题,因此南南合作的成功,要求我们在“中巴经济走廊”的实践中摸索适合于发展中国家的合作发展模式。比如,在环境和增长中寻求平衡发展,以及合理利用PPP模式撬动民间资本,形成发展中国家特色的基础设施融资平台等。

“一带一路”战略肩负着重构全球价值链分工格局的重任,无论对于中国、亚洲经济,还是世界经济的复兴都十分重要。这也体现了“一带一路”战略的非封闭性和非排他性。因此,应坚持更加开放和包容的原则,不仅对于区域内,对于区域外也要积极倡导放弃对立、谋求共同发展的途径,并作出相应的制度安排。

首先从区域安全层面看,中亚和中东地区是地缘政治较量最为集中、极端主义分子活跃和纷争多发区域,也是美国国际战略布局的重点地区。2005年,美国推行的以阿富汗为中心,包括印度、巴基斯坦等中亚5国参与的“大中亚地区合作与发展伙伴计划”,旨在通过在安全、民主、经济、交通和能源等领域的合作,形成中亚和南亚的美国式一体化。因此,“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行,需要充分利用两国在该地区的合作空间,加强与美国的战略沟通和经济对话,明确大国责任和分工,化分歧为协力,共同维护区域安全。

从经济合作来看,由日本亚洲开发银行1992年发起的“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走廊”建设,涉及国家有中国、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和越南。近年来,日本和印度也着手落实在南亚、东盟之间的道路和港湾建设,打造“亚洲经济走廊”,促进零部件和产品的贸易往来。“亚洲经济走廊”包括连接印度、孟加拉国、缅甸和泰国的“东西走廊”以及横跨印度南部、尼泊尔和不丹的“南北走廊”,在蒙古等中亚内陆地区也在推进公路和铁路建设。不可否认,日本希望借此提高其在区域内的经济影响力,但这些走廊与“中巴经济走廊”或相互交错,或互为补充,而且在互联互通促进区域投资与贸易繁荣方面更是与“一带一路”战略目标相一致。因此,基于包容和开放的原则,在我们的战略实践中,推动各个经济走廊的资源整合,可发挥基础建设的规模优势,实现共同利益最大化。(袁堂军)

(作者系复旦大学全球投资与贸易研究中心主任)

【责编:孟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