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中国 > 热点

拜金、色情……能放任自媒体误导甚至毒害青少年吗?

2018-10-25 15:31     新华网

这是一个属于自媒体的时代,微博、微信、抖音、各类直播等自媒体平台已然成为年轻一代获取信息与社交娱乐的主要平台,无数普通人通过文字、图片、视频等方式实时传播着自己的思想观念,展示着自己的外形、才华、个性、财富、品位,一跃成为“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网络红人、意见领袖。

当传播个体享有极大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时,他们通过自媒体平台分享的就已不再只是自己的人生,他们的每一句话,每一组照片都在彰显着他们的身份与地位,传递着他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与之相呼应的是,随着年轻一代耗费在自媒体平台上的时间越来越多,这些网络红人和意见领袖们正逐渐取代学校和家庭,对年轻一代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发挥着培养、教化的作用。

而青少年时期正是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也是不稳定的变异期。基于青少年本身自我意识增强、价值取向多元化、价值认知模糊等特点,青少年价值观在自媒体话语权释放下极易产生一定问题。

人们常说,有什么样的互联网,就有什么样的青少年;有什么样的青少年,就有什么样的互联网。是时候为青少年撑起一片晴朗的网络天空了。

非主流意识形态传播的温床

与慵懒的节后气息相比,“十一”小长假后的直播圈可不太平。

10月7日,抖音女网红兼虎牙TV主播“莉哥OvO”在直播中嬉笑调侃国歌,并以篡改后的国歌作为歌友会的开幕曲。在引起网友不适,继而被人民日报等官媒严肃批评之后,莉哥OvO付出了全网封禁和拘留5天的代价。

10月13日,斗鱼主播“B总001”又被爆在直播中说出“如果我是日本人,我也选择侵略中国”、“从进化论角度来说,中国人没有日韩进化得好”等无耻言论。

尽管B总后来解释说,那句话不是他的本意,但不良的影响已经无法挽回。其后续如莉哥一般,被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主流媒体点名批评,直播平台也遭到官方强行关闭。

其实早在7月31日,斗鱼另一知名主播@陈一发儿就被爆曾在直播过程中公然把南京大屠杀、东三省沦陷等惨痛记忆作为调侃的笑料。她还将游戏人物动作,戏称为“参拜靖国神社”引发诸多网友不满。随后斗鱼发布公告,将陈一发儿的直播间封禁。

一时间,网络主播的个人素质成为社会舆论严重关切的问题,网上举报各大直播平台主播言行不当的帖子已如雨后春笋。这些主播皆拥有数百万粉丝,直播中个人的言行很容易影响和扭曲观众的价值观。

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吴瑛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表示,以前是建构的时代,而现在是一个解构的时代。每个人的自主性都特别强,总是希望“特立独行”地发出自己的声音,来挑战权威、挑战传统,“这首先是时代给青少年带来的影响,从某些角度来看,这是正面的,但如果缺少好的引导,就会趋向负面。”

在吴瑛看来,B总口中“如果我是日本人”等言论,虽有博眼球之嫌,实则是“历史虚无主义”所衍生出来的现象,是对主流意识形态严峻的挑战。

“互联网时代,很多烈士和英雄人物都被重新解构过,而一些青少年对中国革命史并不是很了解,又看了些西方的报道,在认知上很容易出现偏差。”吴瑛表示,“就像前段时间讨论的‘精日’,有年轻人穿着日本人的服装做一些不合适的行为,是对民族感情的伤害。”

吴瑛还补充道,这其中还存在“泛娱乐主义”,一切都是以娱乐为出发点,调侃一切、恶搞一切。如此前有人大肆在论坛、微博、微信公众号和客户端中发布恶搞《黄河大合唱》、恶搞雷锋和邱少云等的文章;暴走漫画,今年5月因一条含有戏谑侮辱董存瑞烈士和叶挺烈士内容的58秒旧视频,一夕之间,旗下平台全部关停。

据5月31日,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以及腾讯公司联合发布的《中国青少年互联网使用及网络安全情况调研报告》显示,当代青少年网民的触网年龄愈发提前,约有超过六成的青少年触网年龄在6-10岁,且八成以上都具备较强的网络使用能力,接近半数的青少年每天上网时长能控制在两小时以内,24%的青少年每天上网时长达到2-4小时。

《2018自媒体行业白皮书》对自媒体用户做了画像,95后、00后成为自媒体的粉丝生力军,54.7%为女性,45.3%为男性,区域分布集中在东部沿海。

“微博刚出来的时候,几乎没什么中学生、小学生会去注册。现在别说是小学生了,我女儿在幼儿园的时候就会跟我说,你给我开个账号。”吴瑛表示,如今青少年接触网络的年龄越来越小了,网络的日常渗透越来越强。

美国传播学者乔治·格伯纳提出的“培养理论”指出,大众传媒对受众的世界观、价值观的培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如果媒介对客观世界进行真实全面的反映,提供受众客观准确的信息,就可以对培养受众树立促进其身心健康发展的世界观、价值观发挥积极作用。反之,如果媒介对客观世界进行偏颇片面的描述,就会歪曲人们对客观世界的认识,从而形成阻碍其身心健康发展的世界观、价值观。

无疑,在互联网的传播下,各种价值观插上了信息网络化的“翅膀”,使一些受众,特别是青少年在不知不觉中受其毒害。

比如,被禁言的著名自媒体人“咪蒙”,在她的微信公众号上,不乏名为《三围是检验真爱的唯一标准》《我终于嫁给了钱》《你明明配得上更好的生活》这样的文章,用词粗鄙,鼓吹消费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用尖锐的语言制造社会各阶层间的矛盾,以此提高阅读量;比如被封杀的情感博主Aywawa,打着女性情感培训的名义发表一些价值观扭曲的流水文章教唆现代女性;更有甚者,如二更食堂调侃“空姐遇害案”,引发众怒被关停;还有北美吐槽君,造谣留德学生遭撒旦教死亡威胁,被永久关闭。

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刘汶蓉告诉《新民周刊》记者,“以前我们觉得是亚文化的东西,如今一不小心都有可能成为‘主流’,因为新媒体的传播力实在太强大了。一些无良自媒体在资本逐利的驱动下,竭尽所能地利用人的猎奇、刺激和攀比心理,而受害人往往是未成年人。对于互联网上的内容,成年人因为有大量的知识储备和生活经验,有能力用理性去辨是非,因此只有在心智成熟、能自我负责的成年人那里,言论自由、开放平等的网络会成为一个“真理越辨越明”的舆论场域。但对于青少年,家庭和学校就应该有更强大的正面声音。”

的确,自媒体不是法外之地,绝不能任由其成为非主流意识形态传播的温床。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黄星清就曾撰文指出,青少年正处于价值观、历史观的形成时期,对社会的认识不够深刻、全面,思想可塑性强,对新的理论观点、新的历史资料带有强烈的好奇心,且缺乏判断理论是非的能力,容易接受一些与主流历史观、价值观不同的所谓新观点。因此,加强对青少年的中国近现代史教育,使他们认清历史虚无主义的严重危害,坚持正确的历史观、价值观就显得十分必要和紧迫了。

给教育添彩还是添堵

事实上,在以青少年为主要目标受众的自媒体中也存在着各种乱象。

据央视报道,近段时间以来,重庆、广东、北京等地的家长又反映,学习类APP的乱象卷土重来,不少学校推荐使用的作业APP成为了网络游戏的藏身之所。

被点名的是一款名为“一起小学学生”的手机APP,老师会在上面布置家庭作业。但就是这样的一款学习APP却出现了网络游戏的界面。面对种种质疑,这款APP的开发公司“一起教育”的客服竟称:“对孩子学习有一些帮助的。”

刘汶蓉告诉记者,长期接触游戏、网络对孩子的思维方式、大脑机制的形成会造成一定的影响,“传统意义上的学习,其获得的满足感是有延迟性的,需要毅力锻炼。而网络游戏之所以容易让人上瘾,是因为反馈机制是即时性的,能够让用户瞬间获得满足感,不需要等待、耐心和毅力。长期沉溺于网络的即时反馈,大脑和身体会适应这种反馈机制,而对我们现实生活中人际反馈的非即时性产生不适应。心理学研究表明,进行自我控制、延迟满足,是获得学业和工作成功、协调人际关系的重要能力。”

而“一起小学学生”中的“游戏形式”繁多,很容易引起孩子的购买冲动。有家长反映,不到两个月,他已经在孩子的要求下进行了13次购买,花了1200多元。

在刘汶蓉看来,这时家长一定要起到监管的作用,“孩子没有足够的自控力,当然会被五花八门的游戏吸引。他们花钱也不会心疼,因为从未经历赚钱的辛苦。所以,大人有责任教育孩子取舍,要让孩子知道钱不是无止尽的资源,只能选择自己最需要的进行购买。这是金钱观的教育,也是自制力的训练,这种辨析和取舍能力更是网络生存的必备素质。”

这篇报道中还提及,一些学习APP的运营者,除了利用教学的幌子推广游戏以外,还有更“滑头”的做法,就是将APP里的游戏通道转移到了微信公众号中,把中小学生用户引导到APP以外的地方,试图逃避监管。

比如,有家长反映在一款名为“互动作业”的APP中出现大量与学习无关的内容。在“互动作业”开通微信公众号“作业小互”中,除了利用游戏引导中小学生进行社交,还包含大量性暗示、性诱惑、不良价值取向的网络游戏。

在这个号称是“中小学生欢乐根据地”的微信公众号中,标题党成为“作业小互”文章推送的常用手段。在以《洗澡时被偷看了,怎么办》《珍藏许久的教室女生走光图,冒死也要发出来》《男生的哪个身体细节会诱惑女生?》为标题的文章里,内容与标题无关,其实并无不良低俗字眼。在该公众号的多篇文章精选留言区内,公开有数条低俗评论。有人评论《99%的男生都幻想把喜欢的女孩这样……》称“我要把小互裸照做成桌面”。

“作业小互”的运营者去年6月曾表示,公众号已有115万粉丝,大多数是中小学生,75%的粉丝是小学五年级到初二的学生,因为三年级以下有很多孩子没有自己的手机。在谈及阅读数据时,该运营者称:“一般有点污的早恋、反抗学校、心理测试类的阅读数比考试、作业、老师和校园话题阅读数高,正儿八经知识阅读数最低。”

截至10月14日,“作业小互”中仍有大量不雅、性暗示的内容,多篇阅读量上万。但被曝光之后,“作业小互”现已被关闭,记者已经搜索不到任何相关内容。

法律专家指出,学习类APP利用注册的中小学生用户资源,并将其转移到其它平台,通过大量网络游戏从中牟利的做法已经触犯法律和道德的底线。

亟需主流价值观站出来

在刘汶蓉看来,青少年时期是一个特殊的生命阶段,是自身生理状态与社会地位最不相符的时期,“在生理上,他们经历着身体的快速成长,身体机能最为旺盛,有着强烈的自我意识,但生活中却又是一无所有,必须依附于父母,被社会认为是一个被教育和管理的对象。因此,青少年,特别是青年人的反抗性特别强,因为他们承受着极大的欲望与现实反差,以及由此产生的压抑。我们看到以前的青年人的形象是极易愤怒的,崇尚摇滚乐来宣泄情绪,但到现在青年人却不再愤怒了,出现了所谓的佛系青年,丧文化、戏谑文化的盛行,一方面源于社会对他们的包容性增强了,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其内心无力的状态。”

如今,自媒体似乎给了青少年一个很好地表达自我、实现自我价值的平台。以微博为例,在这种平等传播的基础上,微博上的明星背后有一个完善的粉丝生态,大家各司其职,每个明星粉丝团账号都是自媒体,都是新闻源,粉丝团自产新闻,粉丝团自带艺人的新闻属性,他们通过超级话题、微博互动、帮明星打榜,让更多人路转粉。而每一个数据背后站着的是一批批“数据女工”,她们以刷数据为己任、为偶像做数据是他们自我身份和价值的某种体现。

但除了TFboys和鹿晗的微博转发评论数创造了吉尼斯纪录外,在粉丝的“推波助澜”下,更多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新闻是:《创造101》粉丝集资4000万元,组织者逃跑被查;老戏骨唐国强被迫关闭微博评论,只因为他说了句“王俊凯是谁”……

其中,最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年初“紫光阁地沟油”上微博热搜事件。原来说唱歌手PG One的粉丝误以为紫光阁是一个饭店官微,对于一家饭店也来凑热闹批他们偶像的行为,粉丝们表示绝对不能容忍,疑买热搜话题“紫光阁地沟油”想搞事情。

这也导致了微博热搜的“过度娱乐”、暴露了缺乏约束的弊端。今年1月,北京网信办点名批评新浪微博对用户发布违规信息未尽到审查义务,存在传播炒作导向错误、低俗色情等违法违规有害信息。当晚,微博官方迅速下架包括热门微博榜明星和情感板块在内的几大板块、整改一周。

不过,在这起事件中,人们看到平日里严肃正经的官微紫光阁马上调皮地回应了,表示面对舆论很是“怕怕”,并配上国宝的表情包也是萌萌哒。

一大波官微也都加入了这场舆论混战:共青团中央,新华网,观察者网,人民法院报纷纷调侃,观察者网被调侃“观察动物”,共青团更是被大家笑称为“卖青团的”。

“解决青少年的问题不能盲目地否定网络,网络是工具,本无好坏之分,关键是我们怎么使用。对网络的监管是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除了网络舆论,我们还需要有其他的舆论阵地,需要现实社会有是非明确的规则。网上无底线言论的频发,也需要我们反思我们传统的教育体制和价值观宣传出了什么问题,是不是宣传方式缺少了个性,脱离了青少年的成长现实和实际生活。”刘汶蓉说,“我们需要的不是简单的压制负面言论,而是创造和挖掘好的、正能量的东西出来与之相抗衡。”

就像如今在各类文件中不断提到的一句话说的,“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加大宣传力度”。主流媒体也需修炼自身“霸屏”的能力。

【责编:熊杰】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