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中国 > 访谈

贾平凹著名文学家 传授写小说秘诀 打“假”文学鸡汤

2017-09-12 13:59     新华网

《高兴》的英文译名为《Happy Dreams》,如何理解这个译名?经典的文学作品改编如何更贴近当下的审美、更加贴近年轻人?近日作家贾平凹做客新华访谈,和网友畅谈如何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   

新华网:您的作品大概被翻译成多少种语言向世界读者介绍?您觉得什么才是真正好的翻译?

贾平凹:翻译是另一种创作,我特别敬重翻译家。已经翻译了十多部长篇作品,有十多种语言,目前在翻译的还有好几部。最近《高兴》一书的英文版在全球发行,我挺高兴,也感到挺幸运的。所谓的世界文学就是翻译文学,不翻译谁也不知道你写得怎么样,因为谁也看不到。所以翻译的作用特别大,我自己也特别敬重那些翻译家。虽然我自己不懂翻译,但是想想,翻译和创作者是一样的,是另一种创作,也特别辛苦。在我接触的翻译家中,他们付出的劳动也特别大,有的一部作品翻几年。在翻译过程中,他们也会和作家沟通很多东西,那种认真我还是挺感动的。

新华网:在对外翻译介绍中国文化的过程中,作家也面临着如何讲好中国故事这个时代命题。对此,您的切入点是怎样的?了

如何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贾平凹:把所思所感表达出来,就对了。作家都是站在个人的立场来写东西,在写作过程中,他不可能附加更多的东西。当然写出来以后,别人通过你的作品可能了解到中国,了解到某一个阶段人们是怎么生存的、他们的精神状态是什么样的。但首先是,你得把作品写出来,别人才可能给你这样那样的议论。对于作家来讲,主要是把他的所感、把他想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这就对了。起码我自己是这样的。

新华网:经典的文学作品改编如何更贴近当下的审美、更加贴近年轻人?

贾平凹:世界是多元的,不可能做到一部作品全民认可。这个东西比较复杂,毕竟不能要求每部作品都是全民来阅读的,这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现实的,任何一部作品都不可能做到这样。我经常讲,任何作品都是给一部分人写的,比如有的是针对年轻人,有的是针对年长者。你不能混合起来看,我觉得这不是很公平。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大家追逐的东西。年轻人喜欢一些作品,不管是文学还是影视,他去追逐是正常的,也是应该的,是无可非议的东西。但是这种作品也有一部分人是不满意的。所以说,世界是比较复杂的、多元的,每部作品只可能针对一部分人来写,不可能达到全民认可或者追逐的程度。

新华网:如何让年轻作家更好地传承老一辈作家优秀的写作内核和精神?对于年轻创作者来说,创作水平能不能被“教”出来?

贾平凹:创作者的路都是一样的,就如河水东流。现在情况和以前是不一样的,社会在发展,创作人群也在发生变化。实际上这个写作吧,就好比开车、摄影,在过去的年代没有那么多车,一个单位可能只有一两个司机。但现在,人人都会开车,人人都会摄影。文学传统的继承,长期来看必然会一代一代发展。但是具体到某个节点的时候,肯定会发生这样那样的状况,这都是特别正常的,我觉得没有啥需要大惊小怪,或者是不满的。创作者的路都是一样的,拿中国来讲河水基本上都是从西往东流,小河往大河流,河水慢慢就大了。你不能只看这一步,或者这两三年里的出现的作品是什么样子,这都太短暂了,还是要长远来看问题。

新华网:您是否看过类似“贾平凹语录”的文章?如何看待?

贾平凹打“假”:很多文学鸡汤一看就不是我写的。我自己没有微信,但别人会问我,经常能从微信上看到一些,其实有相当多的都是假的,都冒名的,那就不是我的。了解我的作品语言风格的人,一看那就不是我写的。但是这也没办法,你也没办法来纠正这些东西,你在哪儿发纠正的声音?现在社会风气它基本上就是这种吧。心灵鸡汤在开始出现的时候大家都是欢迎的,就和父母教育孩子讲“你要好好学习这样”,你说这对不对?对,太好了。但时间一长就有逆反心理了,现在不是有“毒鸡汤”的说法么,这种说法也挺有意思。不管心灵鸡汤,还是别的汤,一篇两篇八篇十篇都觉得挺好的,但是一多他就不行了。道理都是一样的,过一段时间会出现另一种味道。中国社会开放以后,菜多了,汤多了,你可以在里面选你想吃的菜,选你想喝的汤,大家都在这种多元的东西里面挑选自己的东西吃。

新华网:您怎么看这类文化节目在促进阅读方面的作用?

《朗读者》掀起文化节目热,贾平凹这么看。《朗读者》节目开设以后,我觉得挺好的。我本来想,这个时代朗读类节目哪会有收视率?但是没想到,这个收视率那么高,当然自己也有幸吧。斯琴高娃朗读得也特别好,说实在的,感动了好多人。后来董卿也叫我去朗读,我说我还是不去了。因为我讲陕西话嘛,别人也听不懂;再一个,朗读需要专业训练,如果口齿不利索的人上去朗读,那就失去效果了。所以我说,最好不要让我去,我会拉下你的收视率。

新华网:当时写《给母亲》这篇文章时是什么状态?

贾平凹:我文章写得很真,首先是写给我自己的。我文章写得很真。因为写父母文章,用不着花言巧语或者多么修饰、装腔作势,不需要那些东西。也不是说写出来以后要让多少人感动,首先,我是给我自己写的。《写给母亲》这篇文章基本上是母亲去世三周年的时候写的,因为不到40岁的时候我父亲去世,那是我人生最大的打击,以前没有经过这个事情,特别痛苦,然后就写了一篇文章《祭父》,那几乎是含着眼泪写的,那篇文章写得很长。经历过父亲去世以后,慢慢随着年龄的增大,对人的生死看得就比较开一点了吧。我母亲去世的时候就没有写文章,但到了三周年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过不去了。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尤其是静下来以后感到的一种痛。所以三周年的时候,我写了怀念母亲的这篇文章,不是从我母亲一生当中发生了多少事情来谈,而是就谈我瞬间能一下想到的一些事情。比如,我会突然间感到那个房子很空,经常感到我母亲还在,但她确实不在了。挺怀念母亲生前那几件小事情,就写了这篇文章,寄托我的一种哀思吧,就这样来写的。 

【责编:杨璐】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